穿行山海之间 台湾苏花公路自驾一日游穿行山海之间 台湾苏花公路自驾一日游

    连续报道了三年的台北电脑展,或许是工作太忙,或许是自己太懒,我竟然从没有走出过台北。这次又去台湾,狠下心要给自己找一个目标,一定要走出台北看一看台湾。于是,当我在电脑前胡乱翻看台湾旅游视频的时候,一条公路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这就是苏花公路,一条依偎着高山俯瞰着大洋,穿行在山海之间的绝妙旅程。于是,毫不犹豫的拨通了旅行社的电话,8500块新台币租下了一辆大众迈特威,载着几个朋友飞奔出了台北。这里说下,台湾租车很划算,这车价甚至包含了油钱和过路费,时间是12个小时,超时之后每小时500新台币。

    







苏花公路,一个听起来很美的名字,但却是一条开凿在悬崖之上,连接宜兰与花莲的公路。从台北出发,在踏上苏花公路起点之前,我们首先要穿越的,是长达12.9公里的雪山隧道。

这是一条奇妙的隧道,从喧嚣的台北一头扎进雪山隧道,等走到了出口宜兰县的时候,你会觉得阳光似乎有些慵懒,因为美丽的兰阳平原,已经一览无余的铺满了你的视线。

    驾车穿行在兰阳平原,一格格的稻田,星点点的民居,宛若江南乡间,只有远处的中央山脉提醒着我们这里是台湾。宜兰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噶玛兰,因为这里自古就是台湾原住民噶玛兰族的故乡。宜兰很特殊,面朝大海,三面环山,自古与世隔绝。听同行的司机说,宜兰也是台湾比较少的保留有完整台湾传统菜系的地方。比如那间听起来风情温婉的渡小月,即是宜兰最悠久的传统饭馆。

    















穿过兰阳平原,就是宜兰最南端的苏澳镇,苏花公路的起点,就在苏澳镇的山中。刚开始走上这条公路,连续的几个急转弯,似乎让我们找到了一些秋名山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不见,就像我们钻出雪山隧道的感觉一样,当我们走出这段盘山路,面前的景象让我们屏住了呼吸。

    车子转了个弯,忽然之间就感觉天地蓝成了一片,太平洋就这样一点招呼都不打的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但是很让我意外的是,眼前的景色似乎和壮观与浩瀚没有丁点的相连,行走在这样的山海之间,反而更多了几分秀美的味道。

    习惯了台北低矮的楼房和潮湿的天气,在这样一个晴朗的天空下,驾车在一片蔚蓝之间蜿蜒,心情不由得爽朗起来。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在台湾的东海岸,我们几乎看不到一块成片的陆地。沿着玉山翻滚至此的中央山脉,直挺挺的插入了太平洋中。而我们脚下的苏花公路,就开凿在半山腰间。

    















苏花公路也是一条古道,140年前,福建提督开凿了最早的苏花公路,当时称作“北路”。此后,清朝、日本、民国反复维护,现在我们看到的苏花公路,是1990年最后一次拓宽之后的模样。行走在苏花公路,你既会看到现代化的沥青路面,又能看到这样仅容单车通行的狭窄隧道。甚至,有些隧道的内壁还依然保留开凿之后未经任何修饰的原始模样。

    也许很多人会对台湾电影里那满街飞驰的摩托车印象深刻。但是在这条每年都会死人的险峻公路上,犹如台北街头一般,飞驰着许多摩托车。他们就像踩着舢舨冲浪,在本已拥挤的苏花公路上左右穿行,一不留神之间,他们就或消失在山坳或消失在海角。

    













苏花公路的险,让人很难感觉到。左手高山右手大海,云端一般的风景早已让人忘记了脚下的危险。但这确实又是一条随时能够吞噬生命的公路,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2010年的一场大雨,苏花公路带走了26条生命。仔细看看这照片的远方,那条若隐若现高悬在山间的白线,就是这条美丽的苏花公路。
    
山顶的浓雾掩盖了滚落的碎石,看看这个破烂的隧道口,你是不是感觉塌方好像随时都会发生,碎石似乎也马上会砸向你的车顶。殊不知,壮美总在险峻处,翻过眼前的这座山,就是太鲁阁国家公园。

    正午十分的太平洋,蓝的有些刺眼。回望山腰之间开凿的苏花公路,犹如一条盘过山间的丝线。很难想象出开凿这条公路时的情景,更不要说还是在140年前的顺治年间了。即便如此,苏花公路却丝毫没有任何波澜壮阔的豪情,我们能够感受到的,是越来越浓郁的秀美和绮丽。

    海,蓝的晶莹剔透。浪,白的纤尘不染。忽然就想起了曾经问过自己的一个问题,台湾有多远?地理上的距离不能算远,时间上的差距才会让彼此难以相聚。1979年,当那位老人在南海边画下一个圈的时候,有谁知道台湾海峡的对面,那里的人们是怎样走到了1979年?就像龙应台问的那样,为什么我们从小被教要爱长江、爱黄河、歌颂长城的伟大?当台湾的年青人背井离乡之后依然寻找一切能和故乡生活有几分相似的地方去落脚时,相信他们早已忘记父辈们在孩童时所唱的歌谣“反攻,反攻,反攻大陆去,大陆是我们的国土,大陆是我们的疆域……”

    













车到花莲县,这个地方离我想像中相差有点远。花莲县的地理位置,相比宜兰县似乎还要惨烈。插入太平洋的中央山脉,仅仅为花莲县留出了一丁点的土地,面积远逊宜兰县的兰阳平原。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每次在电视上听到花莲县的时候,我总会有一种天涯海角的感觉。
    



















花莲县要比我想像中的小,规模甚至就像珠三角或者长三角的一个小镇。但是,这里没有那些小镇的喧嚣。就像我们或兴奋或余悸的还在议论凌晨发生在花莲的6.2级地震,招待我们午餐的老板娘却一脸安详的看着我们狼吞虎咽。询问她对地震的感觉,老板娘轻抿嘴角笑道,习惯了,不算啥。

    花莲最有名的景区,当属七星潭。说是潭,其实是滩海湾。这里是比较少见的粗砾滩,午后的阳光倾倒在满地的鹅卵石上,让混杂着海风的空气犹如桑拿一般。不过,这样的温度和湿度对于依偎在海边的情侣来说,似乎并不影响他们的厮磨,时不时的扔一块鹅卵石到海中,那扑通的一声,仿佛也在搅动着他们心中的涟漪。

    














海边的天气说变就变,扭头间,七星潭就从刚才的热辣阳光变成了阴云绵绵。不过就是在这个天气变幻无常的地方,却有着台湾最大的空军基地。就在七星潭一墙之隔的地方,停放着台湾最精锐的F16和幻影2000战机。然而,按道理应该高度戒备的军事基地,却在旅游团的包围下被各种围观留影和拍照,似乎已经和七星潭融为一体,成为了一个全新旅游景点。
    
七星潭粗砾滩边的这位大叔,除了腰间那条花里胡哨的裙子和里面的一条三角裤,什么都没穿。看这大叔的介绍,似乎是花莲县的一个里长,大名许愿神,在七星潭的表演,是为自己的演唱会拉人气。自诩能够用闽、台、粤、壮、英、意、法、西班牙各国语言演唱。

    从花莲出发返回台北的时候,天已经开始变暗,原本蓝的晶莹剔透的海面,开始蒙上了一层墨色。从花莲出发没多远,就是苏花公路最著名的景点:清水断崖。可惜上午我们一心赶路吃饭,没有在这里停留,错过了欣赏清水断崖的最好时机,很是遗憾。

    从这里,能够更清楚的看到清水断崖。唯一可惜的,就是从山顶翻滚而下的浓云遮挡了阳光,让海面的墨色更加的厚重了。我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是跳上了路边的一块巨石上拍的。远看这块巨石伸出路面很远,但是跳上之后才发现,悬崖就在脚下。同行的司机说,从这块巨石上不知掉下去了多少人。问为何不把这块石头封起来,这大哥却说,这石头原本就在这,干嘛要封起来。

    虽然说天空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但是太平洋总是能够给我们惊喜。不经意的一次回头,我们就在断崖下发现了一汪碧蓝。这汪蓝色,在蓝墨色天空的衬托下,显得更加青翠如练,让我不由得想起了那把曾经传说之中的碧空之歌。

    



















穿行在山海之间,阳光在廊道的缝隙中跳跃。回程的路上,看到这样的情景,你有没有想起来极品飞车中的风光?
    

车过苏澳,北回铁路在公路中呼啸而过。买上一张火车票,从台北搭乘火车,顺着台湾的海岸线逶迤前行,从台湾海峡到东海,再到太平洋,相信自有另外一种风景。

    天空涂满了墨绿,前方就是雪山隧道。穿过它,我们将回到喧嚣的台北。这时回想一下今天走过的这条路,它既没有美国66号公路的苍茫与壮阔,也没有塔克拉玛干公路的孤寂与荒凉。这种隐藏在山海之间的秀丽与灵巧,已经不单单是苏花公路独有的气质,这种气质,也许更是台湾岛的写照,不求磅礴但求精妙,勿论气吞山河愿得玉韵兰心。


ByeBye,台湾,哥要回酒店收拾行囊,明天回北京了。

文中提到的产品: